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资讯 > 国际风云

送花送钱送外卖,大叔婚外恋一年,花店老板一个电话他懵了

2019-12-02 18:21:52 来源:  作者:
摘要:过了小雪节气,海宁的冬天一天冷过一天,而在海宁人大陈的心里,隆冬早已降临。这些天,男人、同性恋、艾滋、肖莹……这些字眼如噩梦般将他紧紧缠绕,可是这个噩梦,他与谁都无法言说,且不说那被骗走的31万,让他

过了小雪节气,海宁的冬天一天冷过一天,而在海宁人大陈的心里,隆冬早已降临。这些天,男人、同性恋、艾滋、肖莹……这些字眼如噩梦般将他紧紧缠绕,可是这个噩梦,他与谁都无法言说,且不说那被骗走的31万,让他更加情难自堪的,是一年多来付出的感情。

一个个深夜,他只能向案件的主办民警林警官发去信息,一条又一条,企图为心中的抑郁找一个宣泄的出口……

送花送钱送外卖,大叔婚外恋一年,花店老板一个电话他懵了

网恋了一年多,那个有情有义的姑娘,居然是这种身份?要不是送花小哥的一个疑问,他还一直被蒙在鼓里。

我有个姐姐,

介绍你们认识一下吧

大陈与大多数的80后一样,有一份收入一般却还算稳定的工作,妻子温柔贤惠,女儿天真可人,日子过得波澜不惊,但他总感觉缺少点什么。

三年前,大陈迷上了一款手游,在手游里,他和一位自称在北京的小兄弟玩得特别合拍,他们晚上一起组队升级,白天还要讨论战术。日渐熟稔之后,两人交流的范畴也由游戏扩展到了日常工作、生活。

小兄弟不止一次地说:“陈哥,看你在游戏中的表现,就知道你为人沉稳,会照顾人,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。”这样的称赞,对于人到中年的大陈来说,十分受用。

“我有个姐姐,韩国留学回来,我介绍你们认识吧!”有一天,小兄弟不经意地提议。

送花送钱送外卖,大叔婚外恋一年,花店老板一个电话他懵了

就这样,那个名叫“肖莹”的女子闯入了大陈的生活。一地鸡毛的中年生活,因为这位热情、美丽、多金、善解人意的姑娘的到来,焕发出了崭新的激情。

多次想见面,

却一次次“擦肩而过”

大陈经济条件一般,但是为了在这场恋爱里尽量体现得慷慨,他不惜四处欠债。

“今天是我们认识的第52天,你就没点表示吗? 这是属于肖莹的日常撒娇。

“嗖”一声,大陈就把5200元钱转了过去,“一个人在外,要照顾好自己!”他还不忘附上贴心的叮嘱。

“我被爸妈赶出来了,住在一个公寓里,生活费快用光了。 这是肖莹的日常卖惨。

陷入爱河的大陈全然不觉,肖莹“被父母赶出来”的日子实在有些频繁,心疼还来不及,不仅帮她点了外卖,好吃好喝地送过去,甚至心一软,答应她“宝贝,以后我每个月给你5000元的生活费”。

得到这样的承诺,对方发来一连串的“爱心”和“红唇”,有时甚至还有520元的红包。仿佛这样有去有回,这份爱情就是对等的。

每晚2个小时,雷打不动的情感交流。

“宝贝,让我听听你的声音,看看你的样子。”大陈也曾提出要求。

“不,这些都要在我们见面的那一刻,给你最后的惊喜!”肖莹的坚持竟让大陈有些感动。

大陈曾两次赶去北京,想与肖莹见面,以解相思。可是姑娘“家教森严” ,每次都被父母拦着,不让出来,大陈只能悻悻而回。

肖莹也曾来找寻过大陈,所以在大陈心里,她一直是个有情有义的姑娘。

一次是大陈住院时, 大陈深信,肖莹都已经到了医院了,因为他收到了她发来的火车站、医院门口,甚至病房门口的照片,可是她说:“知道你没事就好,我先回了,对于我们的见面,我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。”这个多愁善感的姑娘,总是让人捉摸不透,大陈心里柔软地想。

还有一次大陈正好去出差了。 “是天意弄人吗?她终于鼓起勇气与我见面,可我却不得不在外地逗留多日。”大陈叹了口气,心想,大概是这份感情还需要考验。他把自己租处的地址和门锁密码告诉肖莹,企图让她多留几天,可是肖莹放下一串项链后离开了。

大陈回来后,看到床上摆放着的、她千里迢迢亲手送上的礼物,心里酸涩难耐,马上又发了一个红包过去,“对不起,是我的错!” 大陈已经记不清这是他打出的第几笔钱。

花店老板很纳闷:确定送花给女士?

为什么接电话是一个男人

11月5日,这一天是肖莹的生日,大陈偷偷在网上订了一束花,并把肖莹的手机号码告诉了花店,可是花店老板来跟大陈核实:“你确定花是送给女士的吗?为什么我电话打过去一直是个男人接的?”

大陈第一次有了不祥的预感,结合一年多来肖莹的种种表现,他越想心里越不踏实。虽然,很快肖莹的解释就来了:“接电话的是我的房东!”“亲爱的,难道相处了那么久,你还不相信我吗?”但是,这一次,大陈决定走进派出所,听听民警的分析。

林警官听完大陈这个冗长的故事后,心里有了初步的判断,但是基于大陈那颗摇摆的心,他怕说多了会打草惊蛇,只告诉他:我们会调查,这段时间,钱,你先不要汇过去了。

不出林警官所料,大陈还是忍不住,几次三番给肖莹点外卖,送水果,嘘寒问暖。

网恋了一年的姑娘,

居然是这种身份

终于,就在大陈报警后的第7天,林警官在北京朝阳区一处60平方的小公寓里见到了“肖莹”,小小的屋檐下,挤着十多个人。

肖莹真名王某,男,身高160CM,体重165斤,1986年出生,山东人。此时,他光腿穿着一条裤衩,赤脚踩着一双拖鞋,尤显体态臃肿。

租房的桌子上,还有大陈为他点的外卖水果,收件人一栏赫然写着“肖莹”两个字,这是一份确凿的证据,也与站着的这个男人形成鲜明的对比,林警官想起大陈,颇有几番于心不忍。

随着审讯的深入,真相全部呈现:那个游戏里的小兄弟是王某,姐姐肖莹也是王某,一人分饰两角,就是为了更好地接近大陈。

性别是假的、北京人是假的、高富美的人设是假的,家教森严是假,逐出家门亦是假,一切都是假的,只有去租房给大陈放了一串项链是真的,原因是“怕露馅,剧情需要,虚实结合”,所以特意赶在大陈出差的当儿,来海宁转了一圈。

嫌疑人王某深谙“放长线、钓大鱼”的道理,发来的小额红包,送出的廉价礼物,无一不是为了让这个谎更真实、更长远。

大陈付出了31万元的金钱,掏出了一颗真心,如今他终于知道,那个爱了一年多的女子,是个同性恋的男人,缱绻在北京每月1000元一张床位费的公寓里,还身患肺结核、艾滋。

当林警官告诉他案件侦破,嫌疑人落网的那一刻,大陈终于把微信头像上的曼妙女子换回了自己的家人。但相对于负债累累,他更加不能接受的是无时无刻在拉拽着他的羞耻感。

来源:钱江晚报⋅小时新闻记者 朱丽珍 通讯员 徐卉婷 王振浩
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